民县 仁化县 巧家县 托克托县 霍山县 吴堡县 杭锦后旗 梓潼县 客服 本溪市 禄丰县 门源 洛阳市 香港 新乡市 黄冈市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难忘的77、78高考:麦秸、怪事、狼

(2019-07-21 09:35:37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郝旭光

1977年冬天,恢复了中断11年的正常高考。为了好好复习,我们大约二十几位家不在公社中学驻地的男生决定住校。宿舍的情况用现在的经验判断,绝对想不到,脑洞开到多大都不够:那是十几米长、五米左右宽的典型的烟台农村瓦房,秋天刚刚盖好,建在高处,后面是大片平平的庄稼地,房子后面没有任何遮挡。二十几位同学在一个屋子,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麦秸隔寒,麦秆上面是自家里当地农村常见的用麦秸代替棉花的草褥子,再上面是一条棉褥子。屋里没有也不敢有任何取暖布置。每天晚上,北风呼啸,直接“敲击”着房子的北面外墙。同学们要用极大的勇气脱掉外套,紧咬牙关钻进被窝,彻骨的寒气,让人在被窝里直打哆嗦,太冷了!每次睡前,大家都要相互鼓励一番:我们吃的苦,老天看的见,不发奋考上大学,对不起自己受的这么大的罪!一定要长志气啊!但这些情况,既不敢跟老师说,也不敢跟家长说。一旦说了,晚上就得回家了,那样每天就少了一个小时的学习时间了。

坚持了不到一个月,实在是熬不下去了。也快临近高考了,大家商量着晚上还是回家吧,来年开春后看看是否可以重新住校。

“文革”后恢复高考,首次高考的时间定在197712月初。公社中学附近三里五村的考生上午考完以后骑自行车回家吃饭,中午在家里简单休息后再到学校继续考试。山东省最后半天考数学,当天下午我骑着自行车去考场,半路上,自行车车链子掉在传动齿轮与轮轴之间,自己下车费了不少力气才用手把链子安好,搞得满头大汗,满手黑油泥。那会儿还没有“掉链子”这个说法,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发挥得比较正常,遗憾的是一道平面几何的证明题怎么也连不上辅助线,这是唯一的没有做出的题目。

看来这次“掉链子”还真没有影响考试,当时山东是两榜录取,第一榜全县18个公社(即现在的乡镇)4483名考生中预录取了180名考生参加体检,最终二榜录取指标是110名。全县仅有三名在校生入围,我是第一,成绩排在全县第一榜的52名,另一位在校生排第58名,第三位排在第80名以后,正是我高考时的同桌。但这位同学平时跟我不是同桌,怎么高考就成了同桌?

1977年高考因为比较仓促,各校自己组织考场,两个人一张桌子,与平时上课无异,只是多了两名监考老师外加县里的两位巡视员不停地巡视着。应该说,还是有问题的。否则,怎么会有那种结果?

那年高考入围后发生了许多怪事。我的体检结果被黑,对我身体问题的担忧困扰了全家半个多月。直到在地区医院重新检查,结果正常,父母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。这种可憎的小动作对一个家庭的影响太大了。为了(不一定存在的)递补录取的机会,也不用这么“拼”啊。谁会这么拼?证据指向明确,你懂的。

12月高考后那个期末考试我数学、物理、化学以及语文(当时没有英语)的成绩高出第二名即同桌20多分(2017612日博文,四十年前的冬天,那个史上罕见的考场http://blog-sina-com-cn.renwomen.cn/s/blog_a51c53410102wyoq.html

83日博文书虫•学渣•书痴——恢复高考感悟

http://blog-sina-com-cn.renwomen.cn/s/blog_a51c53410102x0d2.html),但某些人却可以通过修改体育课计分规则的方法让我 “被排名”为“学习成绩”第二名,是“学习成绩”啊!如果非要计入体育课成绩,按照原先的规则,我也应该是名正言顺的第一名。难道把我排到第二,就能证明这种人高考成绩的合理性了?盘外招用到如此地步,着实有点可怜。谁会这么“拼”?你应该也懂的。

1978年高考第一天中午吃饭时,还是某些人,悄悄动员同学们喝点儿白酒,说是可以确保午休的质量(注意:他自己不喝啊!当然被大家无视)。这智商,不知道当年的同学们有没有觉得可笑。

 

还有某位老师,因为跟我八杆子才能打得着的亲戚有矛盾,对待我的冷漠,印象深刻。种种经历不堪回首,此处不愿再提。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些人是没有底线的。人没有底线,很可憎、很可笑、很可怜!

因为一些难以述说的原因,我又参加了1978年的高考。早春时,每天一大早就到学校,晚上在学校复习到九点半左右,几位同村同学结伴骑自行车回家。某天晚上,因为问老师问题快到十点了,放眼看去,同学们等不及早就回家了。我一个人,晚上真有些含糊,不回家吧?没地方住,况且也没有通信工具通知家里,家长肯定焦急担心。回家吧?心里还是有些发怵。学校在我们家的东南方向,中间有条从南往北流的大河,河上有一座百米长东西向的石桥,桥的东西两头各有三十多米长的下坡引桥。河的两边是茂密的森林。从东往西过桥后有一个西北东南向的上坡。我以前晚上很少独自一人走这条路,想想真有些恐惧,因为那时还没有改革开放,村边地里经常能见到狼的粪便和踪迹。最后一咬牙,自己骑上自行车就上路了。刚骑到桥的东面引桥处从南到北开始往西左转弯下坡时,头发突然“唰”地竖起来了,后背发凉,头皮发麻发紧,这恐怖的感觉,终生难忘啊!因为桥的中间,突然有两道闪闪的骇人绿光直射过来。老天啊,这是狼啊!小时候在农村听长辈讲狼的奇事(不是故事,是真事)太多了。狼,在我们当地人心里,那是凶悍、狡诈和死亡的代名词!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真狼,极度恐惧中竟然还有一丝莫名的兴奋。当时做什么决策都来不及了,不能转弯回学校了,因为此时必然要减速,50米左右的距离,它的一个加速,我的后背就暴露在它锋利的牙齿下了。此时,一种求生的本能,一种在农村成长起来的蛮劲,使我根本没有机会多想,加速朝它冲过去,准备直接撞它,我边加速边按车铃铛,边失音地大喊“冲啊,杀啊”。一路狂奔,越到跟前心越虚,腿越软,但却又特自信、特有劲,甚至还觉得特兴奋和刺激。之所以敢这么做,也不全是莽撞,按照我当时的身体素质和能力,对付一只狼可以肯定胜券在握,两只应该是平手,三只以上自己肯定输,而当时我们农村常能见到狼的印迹,却很少见到群狼。两强相遇勇者胜,对方在如此的高压紧逼之下,也绷不住了,在要会面的一刹那,它猛地一个转身随之加速,闪电般冲进了河西南的大森林里。此时我一个加速就冲上了河西那个平时要推车上坡的斜坡。回家后,身上的毛衣和外套全湿透了,不知道是紧张、恐惧还是累的、激动的。这次意外,对我后来的成长影响非常大:比起成为狼嘴里的美味,所有的困难、挫折、失败和恐惧那还是事儿?!

仲春后,开始住校,常常是早上利用锻炼时间回家吃早饭(单程五华里左右),饭后再去学校复习。那时,因为全村的房子重新规划,新房子的地面需要人力用木板使劲敲打,木板长一米五左右,宽三四十厘米,厚两三厘米。一头踩在脚下,另一头用绳子拴住,双手使劲拉高后,脚底一用劲同时双手快速松绳配合,全力夯打地面以便使之硬化,夯打越多,地面质量越好。那会早晨回家先夯打地面再吃饭。结果有一次夯打结束吃早饭后,开始恶心,继而呕吐,这是两次高考唯一的一次生病。后来还成了毛病,晨起总是恶心。直到快大学毕业时,这个烦心的症状才消失。

1978年是夏天高考,我们公社因为处于县域的边缘,所以集体包了一个大货车坐车近百里去院格庄中学考试,考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和政治五门课,英语加试只做录取的参考(我们公社没有一位能参加英语考试),所以要住三个晚上。第一天的早上,我的裤子的中缝就开线了,关键是大腿上边啊,而且坐的地方竟然破了个洞你说有多囧,后来化学曹积卿老师帮我缝好补好了,才得以顺利参加考试。特别感谢曹老师。

1978年的高考,我可能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全部五门课成绩全及格的考生,在全公社除了物理成绩不是第一名,其他科目和总成绩都名列第一(包括教我的老师,那一年他们全都没有考上,后来也未考上本科学校),那年他们数学、语文很少及格。我比第二名成绩高二十多分,比我1977年高考的那位同桌高三十多分。化学只差一分就满分了。再次感谢曹老师!如果没有她的德艺双馨,我不可能有这个好成绩(中学其他好老师,将来会专文表达感激之情)。总成绩在县里也名列前茅,是县里当年为数很少的考进北京名牌大学的学生。

高考这段时间的经历给人们很多启示。人这一辈子,总要吃些苦头,经历些磨难。只不过分为主动和被动,提前和滞后,一时和一世。

逆境,不是坏事,关键看你怎么处理。处理好了是垫脚石,处理不好是绊脚石。试想,那天晚上遇到狼就赶紧慌不择路,估计当时就成了狼嘴里的美味了,也没有机会在这里跟读者们交流了。如果沉湎于体检被黑的“阴影”,沉湎于自己期末考试名正言顺的学习成绩第一名却“被第二名“而不能自拔,没准儿当时还真就考不上理想的大学了。正是这两件事情激励我一定要好好复习,才有了后来的好成绩。不受某人待见就没有学习力学的兴趣了,这不是犯傻吗?尽管当时相比其他课程力学考的分不高,但与同学横向相比,成绩也是比较好的。学习之余夯地,也是该承担的责任,父亲在另一个村里教书,哥哥在城里上班,母亲身体不好还在干,总怕影响我复习让我少干,这事儿怎么能少干?自己也责无旁贷啊!高考复习重要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。如果抱怨、逃避这些事情,也不一定真能考好。磨难和挫折,真是一笔财富。在后来的求学和职业生涯的过程中,也遇到了很多磨难和挫折,几乎都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阻碍。这两次高考所经历过的事情,可以使人更坚强,它提高了自己的耐挫折和抗压能力,并增强了坚韧的心理基础。

(原文发表于2018523日《北京考试报》15版,题目,“晚复习后遇见狼——我的高考记忆”,补充完善后形成本文。)

 

(本博文为作者原创,网络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,如需沟通可通过微博“郝旭光”发私信联系。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已投稿到: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